您的位置:

首页>暴力虐待>你还是乖乖待在床上就好

你还是乖乖待在床上就好

,便专心驾驶着他的越野吉普,而语珊 望着车窗外一幕幕流逝而过的街景,心里却开始烦恼起来,因为自从上回被黎茂 占了便宜以后,她便尽量不到黎家去、也不曾再待在黎家留宿过。   但是今晚为了陪伴黎盛,她只好冒着会和黎茂撞见的风险,再度走进黎家、 登上了二楼黎盛的卧室,同样是那张床、一样又勾起语珊难堪的回忆,也不晓得 是何原因,望着那凌乱的被褥,她心里竟然起了一阵涟漪……。   语珊坐到床沿,轻轻地抚摸着那床曾经被她的淫水濡湿过的床单,她怎幺也 没料想到,自己会在同一张床上和一对亲兄弟分别发生亲密的肉体关系,她愀然 地在心里轻叹一声、也暗自庆幸着今晚屋子里并没有发现黎茂的身影,否则她实 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幺面对,那张阴险的脸、那支令人脸红心跳的巨根……还有 昨夜的那一次自慰,语珊并不想欺骗自己,她是幻想着被黎茂绑在公园的树干上 露天强暴时,才痛快的达到了高潮。   黎盛打断了语珊开始混乱起来的思绪,他从后面拥抱着语珊,先是亲吻着她 雪白诱人的粉颈、然后两手便由下往上的捧住她高耸的双峰,他一边爱抚着心上 人丰满的乳房、一边由粉颈吻向她细嫩的脸颊说:「蓓蓓,你这模样好迷人,红 红的脸蛋好像苹果……我真想狠狠地咬你一口。」   说完他迫不及待的便吻住语珊的红唇,而语珊也螓首微偏,热情地和黎盛舌 吻起来,混合着酒气的唾液,一次又一次的渡入美女的口腔内,两片火热的舌头 也纠结在一起互相搅拌与探索,慢慢地,黎盛的右手已然滑落到语珊平滑的小腹 上,但就在他准备把手掌伸入她的腰摆里面时,语珊忽然倏地站了起来轻声笑道 :「不行!先把你的行李整理好再说,要不然明天你怎幺出国?」   虽然黎盛不想中途罢手,但语珊一溜烟的便跑到衣橱那边去开始翻箱倒箧, 他没办法也只好去储藏室提了一大一小两只行李箱过来,而看似简单的行囊,却 耗掉他们俩一个多钟头才整个打点完毕。   拭去额角微渗的汗渍,语珊本来打算先进去浴室洗个澡再说,但那知道黎盛 将两箱行李拖到墙角以后,一回过头来便将语珊扑倒在床上说:「嘿嘿……这次 看你还往哪儿跑?」   看到黎盛那付色急的表情,语珊不禁轻拍着他的肩膀说:「讨厌!干嘛说得 好像要强奸人家似的?」   黎盛低头凝视着她那既性感又美艳的娇容说:「因为良宵苦短,而且你又长 得这幺漂亮,再说,接下来有十几天不能看到你耶,你想活活哈死我吗?」   话一说完,他便搂住语珊深深地吻了下去,而这次语珊不但一边和他热吻、 还一边主动帮他解除身上的衣物,就这样两人就似干柴烈火般的相拥着在床上翻 来滚去,没多久之后,两个人便赤裸裸的交缠在一起,他们爱抚着彼此的身体和 性器,当黎盛的阳具在语珊的玉手搓弄下,已然完全勃起的像根四寸多长的小芭 蕉时,他也不管语珊愿不愿意,突然一个翻身跪立起来,然后握着他那根坚硬的 肉棒,匆匆忙忙地便塞进语珊的檀口内。   语珊毫无怨尤的吸吮着嘴里的东西,但鲁莽的黎盛并不满意她这样的服务, 只见他忽然像在表演伏地挺身般的仆直身体,接着便直上直下的顶肏起语珊的口 腔,尽管他的尺寸只是普普通通,但这招直接攻击咽喉的深喉咙玩法,还是把下 面的美人儿干得是摇首蹙眉、嗯嗯咿咿的闷哼不止。   也许是即将短暂分离的心理因素,使得今晚的黎盛显得比较亢奋和狂野,他 在每次全根尽入以后,还会用力的耸着屁股往下压,一付恨不得连两粒睪丸都得 塞进语珊嘴里才肯甘心的模样,其实他那杂乱的阴毛已经有不少都沾满了爱人的 口水,只是黎盛依旧还不满足,他一面拚命的冲刺、一面像头狂犬般的吠叫道: 「喔!蓓蓓……把你的嘴巴再张大一点……噢……赞!……你试试看能不能把我 的鸟蛋也一块吃进嘴巴里……喔……宝贝……你实在棒极了!」   事实上语珊根本没办法连阴囊都同时含入嘴里,不过,善解人意的她,还是 尽可能的伸出舌尖去舔舐黎盛的睪丸,这种一边吞吐着阳具、一边还可以舔舐到 睪丸的绝技,不但让黎盛爽得啧啧称奇、连连叫好,他甚至还像个蠢驴似的低头 问着自己的心上人说:「喔,蓓蓓,你吃屌的技术好棒……这是谁教你的?」   若非语珊的嘴里被塞着肉棒,她一定会当场嗔怪黎盛的口不择言,因为她根 本不明白这有什幺稀奇,在她心里只不过是想尽量满足自己的爱人而已,没想到 她如此曲意承欢,反而换来了黎盛这样的质问,不过她回头一想,既然今夜就是 要让黎盛心满意足的玩个够,那她还何必和他计较什幺?   一念至此,语珊不仅没有停止她的口舌俸侍,而且还双手抱住黎盛的屁股, 她一边爱抚着黎盛结实的臀部肌肉、一边用手指头在寻找和探索着他的肛门,也 不晓得到底是为什幺,自从语珊听到小仪被阿宗他们强迫肛交以后,她的性知识 便宛如被打开了另一扇大门,她不但开始对肛交充满好奇、甚至对集体杂交也是 同样充满了憧憬,因此她不自觉的想要触摸黎盛的肛门、看看他到底会有何种反 应?   然而正在努力顶肏语珊咽喉的黎盛,由于不停的动作与用力的关系,以致原 本就紧密收缩的肛门,更是被那两团隆起的臀肉夹得看不到踪影,因此语珊在遍 寻不着标的之后,双手便转向去爱抚黎盛的胸部和奶头,也不知是语珊的技术太 好、还是黎盛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挑逗,只听他在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以后,随即 发出一声怪叫,接着整个人便突然往旁边一倒,他这怪异的举动使语珊吓了一跳, 还以为他是得了马上风或是有什幺意外,但是等语珊定眼一瞧,忍不住有些失望 的看着他说:「啊呀……你……怎幺这幺快就射了?」   原来黎盛已然受不了语珊给他的高级服务,竟然还未正式上马冲锋陷阵便打 算弃甲卸兵,而且他还不敢将精液射在爱人的嘴巴里,因为语珊跟他说过:「口 交可以,但是绝对不能叫我吃精子。」   由于有着这层约束,所以黎盛只好在精门将要爆开之际,赶紧临阵撤兵,但 是他可能也发现到了语珊俏脸上失望的表情,因此他立刻又握着业已开始在流出 精液的肉棒说:「来,蓓蓓,把你的双脚张开,我要射在你里面。」   一个是紧急翻身上马、一个是马上双腿大张,但不管黎盛是如何奋力杀敌, 他终究都只是鼓其余勇在作最后的冲刺罢了,所以他一边使劲抽插、一边不断地 在释出他的子弟兵,而随着他越来越软化的肉棒,他虚弱的顶肏也很快就静止下 来,不过黎盛也许是怕如此短促的征战语珊会难以满足,因此他下身一停止动作, 便立即把嘴巴凑上去和语珊展开第二回合的热吻。   然而对语珊而言,这只不过是一次聊胜于无的作爱而已,虽然她知道酒后的 黎盛向来就不持久,可是却完全没有料到他今晚会如此早泄,但是语珊并未抱怨 什幺,她反而相当体谅的爱抚着黎盛的脸颊说:「你累了,赶快睡吧,要不然等 一下天就亮了。」   黎盛睁了一下惺忪的睡眼说道:「嗯,蓓蓓,等我出国回来我们再来大战三 百回合。」   说完语珊都还没答话,他便发出了打鼾的声音,而原本打算起身梳洗一番的 语珊,眼看黎盛趴在她怀里睡得像个婴儿般,为了避免吵醒他,语珊便打消了念 头,她伸手关掉床头灯以后,便和黎盛相拥而眠;这时客厅的咕咕钟刚好传来深 夜三点的报时声,而一个高大的身影则从铝窗外悄悄地抽身离开。   语珊是被黎盛叫醒的,她一睁开眼睛便看见黎盛已经整装待发,她有些紧张 的问道:「现在几点了?」   黎盛坐到床边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:「才六点而已,你还可以小睡片刻再准 备去上班,不过我的游览车已经在楼下等了,所以把你吵醒只是告诉你我要出发 去机场了,来,亲我一下,这样我在国外才不会想你想得太难过。」   语珊亲吻了一下黎盛的嘴唇说:「我送你到楼下,都是你,也不早点叫醒人 家。」   她一面说着一面便想跳下床,可是她才一掀开被子,便发觉自己赤裸裸、一 丝不挂的身躯,她顿了一下说:「我的衣服呢?」   黎盛看着她那付焦急的模样,不禁爱怜地拨弄着她略显凌乱的发梢说:「不 用送我下楼啦,等你穿好衣服游览车都要开走了,再说你这样一大早和我一起出 现在我家大门口,车上那些人会怎幺想?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你唷,所以为了 避免让那些人背后说闲话,你还是乖乖待在床上就好。」   语珊没想到黎盛会如此细心、而且还懂得瓜田李下的道理,这种一心要呵护 她的心态,让她倍感温馨,因此她款款深情的望着黎盛说:「那你自己要保重, 出门在外记得凡事要多加小心。」   黎盛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香唇说:「我会的,不过我不在国内的时候,你也要 小心,不要自己一个人四处乱跑,知道吗?」   语珊轻轻「嗯」了一声,黎盛这才转身提起行李说道:「那我要去搭车了, 你再去睡一下吧,回国见。」   黎盛一走出房门,语珊一面跟他说再见、一面立即随手将房门关好,不过她 并未马上再跳上床去睡回笼觉,她就那幺赤裸着娇躯跑到窗边拉开窗户,然后对 着正在转身走下楼梯的黎盛再度叮咛道:「记住!出国在外不能喝醉酒喔。」   尽管从那个角度他们两个人打照面的时间最多只有三秒钟,不过黎盛还是非 常受用的笑道:「我知道,你快去休息。」   就在这幺一对应之间,黎盛的身影便消失在楼下花木扶疏的偌大庭院里,但 语珊依然还倚在窗边眺望,直到她看到停在黎家大门口的游览车车顶已经从她眼 前驶离,她才又一头栽进被窝里。   在床上慵懒地翻转了片刻以后,语珊发觉自己早已睡意全消,所以她干脆便 起床坐在衣橱边的大藤椅上,或许是清晨的新鲜空气使她心情不错,只见她一边 旋转着圆形的大藤椅、一边打量着黎盛这间大套房,将近二十坪的空间,还可以 增加很多的变化和设计,而且黎盛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她,这房间便是他们俩未 来的洞房,而整座二楼更是他们成婚以后的新家,事实上二楼这种既独立又可与 楼下一体相通的规划和设计,语珊倒是挺喜欢的,只是自从上回发生黎茂那件事 以后,她就一直想要提醒黎盛必须在楼梯口加装一扇铁门,否则像这种双面采光、 又不使用窗帘的房间,一但遇到有心人几乎是毫无隐私可言。   想到这里,语珊才瞧见自己散乱一地的衣物,她赶紧站起来将那些衣物整理 一番,然后还特别检查了一下房门是否已经反锁好了之后,才走进浴室开始梳洗。  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语珊神清气爽的从浴室走出来,她身上只围着一条雪白 的浴巾,那半裸的丰满酥胸、以及那双白皙而诱人的修长玉腿,散发着一股淡淡 的薄荷香味,而语珊一边走向穿衣镜前、一边解开包覆在她头上的鹅黄色毛巾, 就在她摇晃着那蓬倏然散落下来的如云秀发时,她的身子忽然从后头被人紧紧抱 住,语珊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,她本能的紧缩身躯想要挣扎呼救,但是一个低 沉的声音已然在她耳边说道:「我说过,我一定会再找你干一次!」   语珊心头猛然一懔,是黎茂!没错,她虽然无法回头求证,但是却从穿衣镜 里看到了浑身赤条条的黎茂,她不晓得这个可恶的家伙是怎幺潜伏进来的,而且 竟然还脱光了衣服在守株待兔,她又气又急、然而也带着明显的惊惧说道:「你 干什幺?你快放开我!」   可是黎茂只是嘿嘿的笑着说道:「我要干什幺你会不知道吗?来,蓓蓓,今 天让我们来痛快的玩一次。」   他一面说一面想把语珊抱上床去,但语珊并不肯轻易就范,她一边奋力挣扎、 一边气急败坏的低呼道:「唉,你快别这样……再怎幺说我也是阿盛的女朋友, 你是他哥哥……怎幺可以这样?」   「那又怎幺样?」黎茂淫猥的说道:「反正你都已经被我干过了,再让我干 一次又会怎幺样?呵呵……我可是想死你的小浪穴了。」   说完他便用力抱起语珊,两个人跌跌撞撞的一起摔到了床上,语珊知道自己 若不赶快冲出房间,势必再度惨遭狼吻,所以她不但极力翻滚抗拒,也不断地想 推开黎茂那双魔爪,但是她终究难以抵挡黎茂的蛮力,就在她张开的双手被紧紧 按在床上,黎茂泰山压顶似的整个人全压到她身上时,她只能喘着气说道:「啊 ……黎……黎大哥……你快放我起来……万一……你爸爸或你妈上楼来……那我 还怎幺做人呀?……算我求你好了,拜托……黎大哥……请你不要这样。」